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酒后亂性的少婦
酒后亂性的少婦

酒后亂性的少婦

極寒北地。

  一名青年穿著大元帥服,手持釣竿,靜坐于冰川上,身體早已落滿了積雪。

  “陳先生,大首長愛才,希望你可以回華夏做事!币蝗喝舜┲娧b,靜靜的看著青年。

  青年仿佛一座雪雕。

  陳思梵,京城財團陳家獨生子,本來衣食無憂,有著疼愛自己的父母,漂亮的未婚妻。

  十年前他父母被人陷害,欠下巨資,他永遠都忘不了,父母當時是怎樣被人逼死的。

  他家里的親戚們更是不堪,不想著為他父母報仇,而是瘋狂瓜分家里財產,只想著怎樣據為己有。

  他去聯姻的慕家苦苦哀求,直接被慕家趕出家門,甚至給了他一紙退婚書。

  他在慕家的門口整整跪了三天。

  漸漸的,他的心涼了。

  看到了親戚們的丑態,人情冷暖,他對這個世界徹底的絕望了。

  他去國外當了傭兵,一心求死,卻沒想到十年浴血奮戰,不但建立不朽功業,還積累下億萬美元財富,成為雇傭兵之王。

  只陳思梵一個名字,便是很多人噩夢般的存在。

  最近一年,北美命他對付華夏,他怎能迫害自己熱愛的祖國,于是被定為國際十惡不赦罪犯榜首,躲在西伯利亞垂釣靜心。

  “大首長有心重用你,難道你不想回國建立一番功業,為國家貢獻出自己一身才華嗎?”為首者急了。

  陳思梵依然不動。

  華夏,這美麗的國家已經不適合他了。

  五年前他回國報仇,率領手下幾乎踏平仇人山莊,眼看著要將仇人手刃時,華夏出手攔下了他。

  華夏是講法治的,他早已經滿手鮮血。

  他沒法回到華夏,想到害死父母的仇人依然逍遙法外。他也看不了那些吃里扒外的親戚,他怕控制不住自己。

  殺心一起,便是人間煉獄。

  “如果是因為她呢?”為首者拿出一張照片。

  陳思梵終于動了,身上皚皚的積雪現出裂痕,一雙冰冷的眸子投了過來。

  “她等了你整整十年,即使慕家與你退婚了,她依然在等著你。這幾年她過的很不好,慕家破產了!

  “她是我青梅竹馬的妹妹啊!标愃艰蟀l出一聲嘆息。

  他緩緩站了起來,手中的釣竿牢牢拖著緊繃的魚線,“我愿意和你們回華夏,也愿意為你們做事。只是如果我再報仇時,你們不能攔我!

  “我可以和你們約定,絕不殺人,只把他們打成半死………”

  嘩啦一聲,陳思梵將手中的釣竿輕輕一扯,一條數十米長的大魚狠狠撞破冰面,帶著滿身晶瑩的海水飛了出來………

  三天后,華夏。

  楚州,陳思梵的故鄉。

  他站在天龍集團的門口心里充滿了感慨。

  這是他父母白手起家時辛苦創立的第一個公司,也是以這個公司為跳板,他們一家搬去了京城,最后商業帝國一夜崩塌,他父母永遠留在了商界。

  這公司現在的老板叫林虎,當年是他家的司機,十年前他父母被人逼死,他回楚州向林虎求助,林虎不但霸占了他家公司,不向他伸出援手,還狠狠賞了他一巴掌。

  十年過去了,他依然忘不了那種感覺。

  走進公司,兩名體格壯碩的保安攔住了他。林虎不是什么好人,這兩名保安也是一臉吊兒郎當。

  他們打量著陳思梵身上廉價的運動服,冷冷的問道,“干什么的?”

  “我找林虎!标愃艰蟮恼f。

  “臭屌絲,就憑你也想找我們老板?”一名保安眼中露出驚訝。

  “你嗎的,你是什么東西?也敢直呼我們老板大名?”另一名保安一臉兇狠。

  “你們敢罵我母親!标愃艰笱凵癖。

  “就罵了……”

  啪的一聲,陳思梵一巴掌賞在了罵人保安的臉上,那保安原地轉了七八圈,嘴里飛出兩顆槽牙,噗通一聲摔倒在地上。

  另一名保安看見陳思梵竟敢打人,臉上現出怒容,大罵一句便向陳思梵打來。

  砰的一聲。

  陳思梵只抬腳輕輕一踹,那保安頓時狠狠飛了出去。

  大廳里還有著不少保安,他們看見同伴被打,趕緊一窩蜂般涌了過來,陳思梵面無表情,一把抱起面前重達一噸的安檢機器,向人群狠狠一扔。

  轟隆一聲巨響。

  當人群躲開,漂亮的大理石地面被陳思梵砸出一塊蛛網般的大坑。

  保安們紛紛臉色煞白,再也不敢向前。

  “廢物!标愃艰蟀l出一聲冷哼,徑直走進了電梯。

  一路到十九樓,陳思梵走進了天龍集團老板的辦公室。踏進辦公室的剎那,他忍不住深吸一口氣。

  難過的情緒鋪天蓋地般向他襲來。

  一晃十年過去了,這里的擺設幾乎沒變,上百平的辦公室中,擺放著他父親當年精心選的書架、沙發和辦公桌。在辦公室的一角擺著黃花梨茶盤,那是他父親當年最風光時慕家送的。

  在辦公桌后,坐著一名滿臉橫肉的中年人。一名穿著包臀裙,玉腿細長的美女正驚訝的看著他。

  這中年人便是林虎,陳思梵家里當年的司機。

  “陳陽?”林虎眼中露出了詫異。

  十年前,他的名字還叫陳陽。

  “你居然還沒死?”林虎燃起了一支和天下香煙。

  “是!标愃艰笳f。

  “真是稀客,一晃十年沒看見你了,我還以為你死了呢!绷只⒛樕下冻龉殴值男θ。

  “林叔你好,這天龍集團是我家的,當年我父母被人逼死,你欺負我年弱,強行霸占了我家公司,F在華夏請我回來了,我希望你將這公司還給我!标愃艰笳f。

  “你知道嗎?這小子當年廢物的像條狗,在學?偙蝗似圬,還得我這個當叔的給他出頭。要不是他爸媽有錢,早就被人打死了!绷只⒆詣悠帘瘟岁愃艰蟮脑,笑著向身邊的美女看去,“這廢物,我還以為他沒有爹媽養著,已經在外面餓死了呢!

  “那他現在來干什么?”美女問。

  “估計是撿東西吃活不下去了,過來要飯了吧!绷只⑻蛄颂蜃齑,臉上露出壞笑。

  美女看一眼陳思梵帥氣的面孔,捂著嘴巴偷笑。

  陳思梵的眼神始終平靜。

  “把這錢給他,讓他滾!绷只某閷侠锬贸鲆恍№斥n票,交給身邊美女。

  “小帥哥,我們林總說了,讓你滾!泵琅χ蜿愃艰笞邅。

  這美女的手很漂亮,纖細潔白,長長的指甲上鑲滿了漂亮的水鉆,她手里的鈔票薄薄的不到一千塊錢,塞進了陳思梵的口袋。

  陳思梵如今已經是雇傭兵之王,私人武裝三十萬,每年耗費的軍費數額大得嚇人。

  若不是他得罪了人,被通緝,每年贊助的軍費就能拿到數百億。

  陳思梵感受著美女的手從他口袋里拿出來。

  依然雙眼平靜的站著不動。

  “他只是個廢物啊,和他這么客氣干什么?”林虎臉上露出不耐煩,又從抽屜里拿出一小沓鈔票。

  便大步向陳思梵走來,他將鈔票狠狠甩在了陳思梵的臉上,“要這樣給他錢,懂不懂?”

  “臭要飯的,趕緊滾!”林虎對陳思梵發出一聲大吼。

  吐沫星子幾乎噴在陳思梵的臉上。

  林虎當年在陳思梵家當司機時就不是什么好人,長得體格壯碩,滿臉兇狠,喜歡和很多混混稱兄道弟。

  后來聽說陳思梵的父母被人逼死,直接就奪了陳家的公司。

  現在他穿著花襯衫,套著西裝馬甲,儼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樣,襯衫下強壯的小臂隱約露著一條紋身。

  “林叔,請把我家的公司還給我!标愃艰鬀]看地上的錢,依然靜靜的說道。

  “你有病嗎?你是不是油鹽不進,在外面混的不行,窮瘋了?”林虎臉上露出了不耐煩。

  便看了看自己蒲扇般的大手,林虎由臉上露出古怪的笑容,“廢物,忘記我十年前是怎么打你的了?”

  “我沒忘記!标愃艰笳f。

  “小帥哥,趕緊走吧,虎爺可不是你能招惹的人。他現在是楚州首富,黑白兩道通吃!泵琅驹谝贿呎f。

  三個人在辦公室站著,門外突然走進來一大群人。

  這群人西裝革履,手里拎著筆記本電腦和各種文件,才走進來便把電腦連上了電,將一份份文件攤在了辦公桌上,認真的核對起來。

  看見這群人,林虎吃驚的問,“徐行長,您怎么來了?”

  “李副行長,你們也來了?”

  “天龍集團在你手里經營不善,欠債五十億。這位陳先生已經和市首打過招呼了,他會為你們還債,接手你們的天龍集團!毙煨虚L面無表情的說。

  “啥?”林虎眼神發懵。

  林虎不懂得做生意,十年前拿下了陳家的公司后,便將陳家的公司揮霍一通。賬面上的錢早就空了,他這些年一直靠貸款支撐。如今陳思梵回來了愿意為他還債,市里自然支持。不然天龍集團會在林虎手里破產,不但幾十萬人面臨失業,整個楚州的經濟也會受到影響。

  當市里幾個大銀行來的行長清點債務時。

  林虎眉頭緊皺。

  “不可能,陳陽是個廢物,他沒有爸媽什么都不是。他這些年不是一直在要飯嗎?他怎么可能還得起公司的債務?”

  “徐行長,你們不要開玩笑了,這小子還不起錢的!

  “虎爺,他不會真能還起錢吧?”美女站在一邊緊張了。

  “不可能,他肯定還不起錢。天龍集團欠了幾十億啊,幾十億是那么好賺的?如果他能還起錢,我把這辦公室的地板舔干凈!”林虎咬著牙說。

  “陳先生,天龍集團的債務已經清點好了,請你過目!毙煨虚L交給陳思梵一摞厚厚的文件。

  “不用看了,這是五十億支票!标愃艰笳f。

  “好,從今天開始這公司就交給你了。你是市首信任的人,希望你可以將這家公司做好!毙煨虚L輕輕點頭。

  “謝謝你!标愃艰笈c徐行長握手。

  “林總裁,從現在開始,天龍集團已經不屬于你了,請你立刻離開!毙煨虚L又向林虎看來。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虎咬著牙。

  他向陳思梵看來一眼,又看看幾位行長,狠狠撓了撓剃的光頭,又扯開了領帶,“這小子以前是陳家的廢物啊,他怎么可能拿得起五十億?”

  “你們是合起伙來耍我的對不對?”

  “林總裁,你這十年生活的太好了,大魚大肉吃多了,腦袋有點不清醒了吧?”徐行長冷冷的看著林虎,“天龍集團的事,我們早就跟你說好了,如果你還不起錢,會交給別人接管。之所以一直給你貸款,是怕這楚州第一突然破產,對百姓們產生影響!

  “我們都是國家工作人員,閑的沒事和你開玩笑?”

  “這小子很窮,他不可能還起錢的。他拿的支票是假的,肯定是一張廢紙,你們好好驗過他的支票了嗎?”林虎問。

  林虎這十年欠債不少,只要陳思梵接手了天龍集團,他便要一無所有了。

  沒有天龍集團,他以后再也沒法向銀行貸款揮霍了。

  他很不甘心,不相信陳思梵這種廢物,能拿出五十億的巨款。

  “你嗎的,你是不是做假支票騙人?你知道做假支票騙銀行是什么罪嗎?”林虎突然向陳思梵看來。

  “你罵我母親!标愃艰蟮难凵窭淞。

  陳思梵從小富貴,十八歲時家道中落,人情冷暖,世間百態,他經歷的太多,心里早就平靜的猶如死水。

  只要不被人問候父母,他的情緒很難產生波動。

  今天他已經不止一次被人問候母親了。

  “兔崽子,就罵你母親了又怎樣?難道你不是垃圾,不是廢物?天龍集團欠的可是五十億,得是什么樣的人物能拿出這么多錢?”林虎大吼。

  陳思梵不說話,幾位行長全都露出了復雜的眼神。

  “兔崽子,趕緊給我滾,這天龍集團是我的!”林虎繼續向陳思梵大吼。

  陳思梵握住了林虎指著鼻尖的食指。

  “你干什么?”林虎的臉色微微一變。

  便輕輕一扭,林虎從食指到整條手臂頓時發出噼啪脆響,他的食指和整條手臂猶如麻繩般變得狠狠扭曲。

  筋骨寸斷。

  “啊!”林虎發出一聲慘叫,痛苦的倒在地上流出了淚水。

  他痛的幾乎無法呼吸,躺在地上捂著被廢的手臂不斷打滾。

  一邊的美女花容失色。

  幾位行長不說話。

  陳思梵面無表情的走到辦公桌前,以手輕輕撫過平滑的桌面,心里漸漸現出父母的影子。

  他這算是為父母報仇了嗎?

  他等這一天等了十年。

  終于奪回了父母辛苦創立的公司。

  “報警,快報警!绷只⒁廊惶稍诘厣,痛苦的捂著被陳思梵扭斷的手臂,“這小子竟然敢扭斷我胳膊,他這是故意傷害了,得報警把他抓起來!

  “好……”美女臉色發白,小心翼翼的向陳思梵走來。

  她拿起了桌子上的座機電話。

  “不用了!标愃艰筝p輕按住了電話。

  “你干什么!”美女發出一聲尖叫,心里怕陳思梵怕的厲害。

  “如果報警的話,楚州最高執法部門長官應該是我!标愃艰笥缮砩夏贸鲆环葑C件,輕輕放在桌子上。

  “我叫陳思梵,是你們楚州衛戍司令部總長,級別少將!

  還沒等美女和林虎明白怎么回事,一群人穿著警服走了進來,“林虎,你涉嫌商業詐騙,勾結涉黑涉惡人員,縱容手下欺負百姓,我們已經調查你很久了,請你和我們走一趟吧!

  “陳長官!睘槭滓幻瘑T向陳思梵敬禮。

  “你好!标愃艰笳酒饋,回了個標準的軍禮。

  他是一名兵王,從現在開始已經正式回歸華夏,為華夏做事。

  無論是他的一身本事,還是作為軍人該有的素質,都是世界一流水準。

  他從不欺凌弱小,如果林虎不是連續兩次問候他的母親,他也不會大動肝火廢了林虎一條手臂。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林虎還躺在地上一臉的懵。

  “和我們回去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庇芯瘑T將林虎帶了起來。

  陳思梵燃起一支香煙,看著辦公室里的擺設靜靜的發呆。

  美女還沒走,看著這眼神冰冷,一臉無害的青年,心里怕的厲害。

  她叫季潔,去年來的公司,被林虎相中美貌,讓她做了身邊的秘書,在公司地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現在林虎犯法被抓,她估計自己也要走了。

  她不知道陳思梵是什么人,心里猜測可能是某個沒聽說過的大人物,看了陳思梵幾秒,在心里嘆口氣,能成為這種大公司的秘書不容易,但換了老板,她該走還是走吧。

  “你叫季潔是吧?”陳思梵突然說話了。

  “是的!泵琅@訝的轉過身子,向陳思梵認真的點頭。

  “我看過你的履歷,華清大學商業管理碩士畢業。你很有才華,是林虎的女人嗎?”陳思梵淡淡的問道。

  “不是的!泵琅哪樇t了,羞澀的低下了頭。

  “林老板很喜歡我,但他不是好人,我沒法和他在一起。天龍集團是楚州第一,資產上百億,我在他身邊做秘書年薪五百萬,這么好的工作,我離開了以后很難找到。所以一直和他斡旋,想著能賺點錢就賺一點!

  “一個月內,我要看見天龍集團出成績!标愃艰笳f。

  “哈?”季潔眨了眨眼睛。

  “我陳思梵不缺錢,買下天龍集團,只因為這是我父母的心血。從今天開始,你做天龍集團的總裁,我給你年薪五千萬!

  陳思梵在一張紙上寫下自己的電話,站起來便走了。

  下午時,陳思梵去了楚州慕家。

  十年前,慕家是楚州一個很有實力的二流家族。陳思梵的父親與慕天風是生死好友,他和慕天風的女兒慕詩語從小便訂了婚約。后來陳思梵的父母被人逼死,他去慕家求助,不但沒得到慕家的幫助,還收到了慕家的退婚書。

  站在慕家門口,陳思梵看了看手中已經發黃的退婚書,心里有些顫抖。他和慕詩語從小一起長大,兩個人感情極深。

  他十八歲去海外當雇傭兵那年,慕詩語只有十四歲。

  想不到一晃十年過去了,慕詩語心里還惦記著他,也不知道當年那個小女孩兒現在變成什么模樣了。

  陳思梵提著禮物走進慕家時,慕家坐了很多人。慕天風和十年前模樣沒什么變化,他正抽著香煙和家里人談事,看見陳思梵走進來手里的香煙掉了。

  “陽兒?”慕天風的眼睛微微發紅。

  “慕叔叔!标愃艰筝p輕點頭。

  慕家是老太太說了算,慕天風是慕家第三子,性格懦弱,他心里一直支持陳思梵和慕詩語,只可惜十年前他還和老太太住在一起,想幫助陳思梵有心無力。

  現在看見陳思梵突然來了,心里的震驚何止天翻地覆能夠形容。

  “陳陽?”看見陳思梵來了,沈柔也是微微一愣。

  她是慕天風的老婆,如今已經四十多歲了,長相仍然極好,身段曲線優美,穿著優雅。

  家里另外還坐著兩名女孩兒和一名男生,一個是二女兒慕詩語,陳思梵的訂婚妻子。另一個叫慕蓓蓓,陳思梵未來的小姨子。

  男生陳思梵不認識。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回復數字“180”,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陽兒,一晃十年了,你去哪了?我一直在打聽你,當年沒法幫你,心里好后悔!蹦教祜L趕緊踩滅了地上的香煙,快步向陳思梵走來,一把將陳思梵緊緊摟在了懷里。

  慕詩語也站了起來,看著陳思梵的美目寫滿了激動。

  她是個大美女,長相精美,身材極品,穿著一條淡藍色的長裙,皮膚雪白,柔美的黑色長發微微挽著,云峰高聳,一雙修長的玉腿在裙下若隱若現。

  陳思梵隱約還記得慕詩語的模樣,沒想到她出落得這么漂亮了。

  此等美女只是看一眼便覺得賞心悅目,更別提娶來做老婆。

  “慕叔叔,這十年我過的很好!标愃艰笪⑿χё×四教祜L。

  “你瘦了,也更精神了!”慕天風笑著拍了拍陳思梵的肩膀。

  “慕叔叔也不錯!标愃艰笪⑿。

  “咳咳咳!”沈柔突然大聲咳嗽了起來。

  她用力的拍起了茶幾,用眼睛狠狠瞪陳思梵和慕天風。

  十年前慕家與他退婚,始作俑者為慕家老太太,沈柔也是支持者。沒有人知道陳思梵這些年去了哪,她只以為陳思梵沒有父母照顧,家里的財產都被親戚們瓜分光了,現在根本配不上她們慕家。

  他這未來岳母也是個勢利潑辣的狠角色。

  “談正事呢!”沈柔說。

  “對了,我們現在正在開會。陽兒,你對天龍集團也很了解,坐下來幫我們參考參考!蹦教祜L笑著說道。

  “天龍集團怎么了?”陳思梵問。

  “我們家的事你還不知道吧?”慕天風臉上露出苦色,帶著陳思梵坐在沙發上,“慕家這幾年不行了,老太太聽說天龍集團換了掌門人,被一個叫陳思梵的收購走了!

  “那個陳思梵很有實力啊,一出手就拿出五十億給天龍集團還了債,新任總裁季潔也是個很有能力的人。我們想著能不能和天龍集團合作一波,從天龍集團手下要點項目,天龍集團資產上百億,手指縫里流出點小項目,就能幫慕家崛起了!

  “詩語,蓓蓓,你們到底有沒有信心和天龍集團合作?”沈柔問。

  “天龍集團是楚州第一,資產上百億,新老板背景神秘,以前的林虎就很不好接觸了。陳思梵必定是哪個家族來的超級富二代,不是我們慕家這種小家族有資格對話的,我沒有信心!蹦皆娬Z輕輕搖頭。

  “我大學還沒畢業呢,二姐都沒有信心,我更沒有了!蹦捷磔碚f。

  “真是兩個廢物!”沈柔惡狠狠的說。

  慕詩語輕輕咬住了嘴唇,慕蓓蓓也是低下頭擺弄起裙擺。

  “哎,天龍集團換了新老板,想與天龍集團合作的企業如過江之鯽,如果我們現在拿不到合同,以后更沒有機會了!蹦教祜L輕輕嘆口氣。

  “更可怕的是,老太太那邊,老大和老二兩家已經行動了,如果我們拿不到合同,他們卻拿到了,便是我們沒有能力。那兩家人什么德行你們也不是不知道,如果他們踩在我們頭上,一定死死碾壓我們!”沈柔著急的說。

  當慕家一家人討論時,陳思梵心里有些吃驚,原來慕家想和他的天龍集團合作。

  這些人收到消息夠快的,他上午才拿下天龍集團,下午時便已經商量怎么和新老板合作了。

  慕家雖然無情,但慕天風和慕詩語都對他很好。

  他這次回來會向慕詩語求婚,幫幫慕家也不是不可以。

  “阿姨,如果你們想和天龍集團合作的話,我倒是可以幫幫你們!标愃艰蟮恼f道。

  ………………

  一家人吃驚的看著陳思梵。

  “怎么了?”陳思梵問。

  “你是什么東西?這里有你說話的資格?快滾!”沈柔立刻反感的驅趕。

  “哈哈哈,姐夫,你別開玩笑了,天龍集團可是我們楚州第一,新老板更是背景神秘,尊貴無比,也是你有能力對話的?”慕蓓蓓也是大聲笑了起來。

  “若是以前的林虎,你說這話我還信,現在換新老板了,別搗亂了!蹦教祜L搖搖頭笑了。

  此刻他對陳思梵有些失望,他不在乎陳思梵富貴與否,只在乎他和陳思梵父親的感情,若他還喜歡自己的女兒,嫁了便是。

  哪怕他沒有錢,招他做一名上門女婿也無不可。

  可惜陳思梵與十年前沒什么變化,還是那么幼稚無知。

  罷了。

  只當他是個無知小兒吧。

  慕天風在心里輕輕嘆息時,慕家的陌生男生發出一聲冷哼。

  這男生叫宋秋,是慕詩語的追求者,家里除了擁有名車豪宅,還有兩千萬現金,比現在的慕家有錢。

  他心里對陳思梵很不屑。

  看陳思梵一身廉價的運動服,長相年輕,像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居然敢口出狂言有信心和天龍集團合作。

  他爸可是天龍集團旗下的包工頭。

  這小子是什么東西?

  “就你這德行,還想幫幫我們!鄙蛉嵋荒樀谋梢。

  看見陳思梵被家里人嘲諷,慕詩語微微蹙起秀眉心里有些難過。

  她是陳思梵青梅竹馬的妹妹,兩個人從小一起長大,心里一直敬愛著大哥。

  可能陳思梵這些年沒有父母保護,在外面被人看不起太久了。怕她的父母看不起,想被父母高看一眼吧。

  吹牛的毛病可不太好。

  要幫他慢慢改正才是。

  這一刻大家心里各有想法,卻不知道陳思梵心里更失望。

  他在海外打拼十年,是國際官面和地下勢力公認的王者,不但實力強橫,在海外擁有私人武裝三十萬,這些年為許多小國打仗,尋寶,手下擁有金礦、油田無數。

  買下天龍集團,只因為那是他父母的心血。

  他好心幫助慕家,卻沒想到慕家不懂得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這句道理。

  陳思梵索性閉起眼睛不管了。

  “阿姨,這小子沒資格和天龍集團合作,我家可以!彼吻锶计鹨恢銦熜α,“你別著急,這次我來你們慕家,就是要幫你們與天龍集團合作的!

  “你能行?”沈柔側目。

  “你可別忘了,我家和天龍集團合作多少年了,一直都是天龍集團旗下的包工頭啊!彼吻镄χf。

  陳思梵睜開眼睛,看了宋秋一眼。

  他以前家里還掌管天龍集團時,沒聽過宋秋這號人物,估計是林虎搶了他家公司后用的宋秋。

  林虎已經因為涉惡被帶走了,宋秋家里能和林虎玩到一起,估計也不是什么好人。

  “林叔在的時候,一直是我們宋家的金主。新總裁季潔,跟我們也是有來往的。幕后老板我們不認識,想幫你們和天龍集團合作還不是幾句話的事?”宋秋吸一口香煙。

  “要是能和天龍集團合作,那可太好了!鄙蛉嵛嬷乜谡f。

  “阿姨,我喜歡慕詩語啊!彼吻锎舐曊f道。

  “如果你能幫我們辦成這件事,我會好好考慮你的!鄙蛉嵯蚰皆娬Z看來。

  “媽,我不想嫁人!蹦皆娬Z輕輕搖頭。

  “沒用的東西,還想著他呢是不?”沈柔立刻生氣了,食指指著陳思梵的鼻尖,“我都說了多少次了,我們和陳家已經退婚了,你與這小子現在沒關系了!

  “聽不懂話是不?”

  “既然有過婚約,便不能輕易悔婚!蹦皆娬Z說。

  “他窮!”沈柔說。

  “悔婚這件事,只是你和奶奶同意了,我和父親還沒有同意!蹦皆娬Z咬住了嘴唇。

  “頂嘴是不?”

  啪的一聲,沈柔抓起茶杯狠狠摔碎在地上。

  慕蓓蓓頓時被嚇了一跳,慕天風的臉色也不太好看了。

  慕詩語是個溫柔善良的女孩兒,從小到大沒與人爭吵過,很少被父母兇?匆娚蛉釟獾盟に榱瞬璞,她委屈的扁起了嘴巴,好看的雙眼皮也是變得粉紅。

  模樣楚楚可憐。

  陳思梵心里微微一緊。

  “阿姨,和詩語結婚的事好說,你先別急。我可是很喜歡詩語呢,你別把詩語嚇到了!彼吻镄α,熄滅手中的香煙勸道。

  “從詩語十六歲時開始,多少個豪門搶著與我們慕家聯姻,她都不同意,F在我們慕家沒落了,提親的沒了,她倒好,還死腦筋,惦記和陳家的訂婚不放!鄙蛉彷p輕嘆口氣。

  “這才能說明詩語專一、優秀,如果誰能得到詩語這大美女,什么人都搶不走。你放心吧,我有耐心,我一定會追到詩語的!彼吻镎f。

  “宋秋啊,追我家詩語這些公子,我挺看好你的,這件事麻煩你多上點心,交給你了!鄙蛉嵴Z重心長道。

  “阿姨,你放心,這件事我一定辦好!彼吻镄χ玖似饋。

  天龍集團換了新老板,楚州的商人們都敏銳的察覺到,楚州商界要進行一次洗牌了。只要誰能與天龍集團合作,必定飛黃騰達。

  宋秋家里之前一直與林虎合作,現在換了新老板,他家能不能合作也沒信心。

  他想著先得到慕詩語再說。

  離開時,宋秋整理了一下西裝,冷冷的看了陳思梵一眼,“垃圾!”

  陳思梵面無表情的坐著不說話。

  “老婆,這件事我們還得從長計議,不能指望宋秋!蹦教祜L想了想說。

  “不指望宋秋,你上?”沈柔目光向陳思梵帶來的禮物看去。

  沈柔一共有三個女兒,大女兒叫慕無雙,和陳思梵同齡,已經嫁人搬走了。陳思梵這次來慕家,一共帶來了五件禮物。

  分別是九眼天珠一串,寶石項鏈一條,三塊價值千萬的百達翡麗手表。

  他口袋里還揣著一枚鉆戒,隨時向慕詩語求婚。

  “一堆地下城買來的破爛,也好意思送給我們;◢弾r手串,假寶石項鏈,高仿手表!鄙蛉嵋杂裰笇⒁患Y物拎了出來,一臉的嫌棄。

  “老婆,你過分了吧。陳陽已經十年沒回來了,這些可都是他的心意!蹦教祜L快速搶來九眼天珠手串,在手上盤了起來,“陽兒,幾百塊錢買的?”

  “不貴,八十八!标愃艰蟮难劢菭砍读艘幌。

  “破爛東西!鄙蛉峥匆谎蹖毷楁,順手扔在了茶幾上。

  “謝謝你的禮物,我很喜歡!蹦皆娬Z拿起手表戴在了柔弱的腕上。

  慕蓓蓓以為陳思梵買的是高仿,看不上,把陳思梵給她和大姐買的禮物一起塞進了茶幾抽屜里。

  “對了,陳陽這些年在外面苦壞了吧?剛回來應該還沒有地方住,不如住在家里吧!蹦教祜L說。

  “你瘋了吧?”沈柔說。

  “他是我未來女婿,住我們家有什么!蹦教祜L說。

  “謝謝慕叔叔的好意了,我有地方住!标愃艰笳玖似饋。

  “你住哪?”慕天風問。

  陳思梵微笑不語。

  沈柔一直不喜歡陳思梵,認為陳思梵窮,看見陳思梵要走了,心里巴不得。她趕緊站起來,趁熱打鐵道,“對啊,人家陳陽可是大人物,要幫我們和天龍集團合作呢。他這么厲害的人,怎么可能沒有地方住?”

  “老慕,你就別為難人家了,人家在外面可有大別墅,看不上我們這小洋房!

  “叔叔、阿姨,我先告辭了!标愃艰筇匾饪戳四皆娬Z一眼,向外面走去。

  慕詩語家住的是小別墅,房間不多,看見陳思梵要走了,一家人都出來送。沈柔不太想送陳思梵,跟著大家走出來時小聲說,“本事沒多少,架子倒很大!

  陳思梵只當聽不見她說話。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回復數字“180”,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真要走了嗎?要是你有困難跟叔叔說,住在家里也是沒問題的!蹦教祜L站在門口有點不舍。

  “慕叔叔,如果我有困難會告訴你的!标愃艰笪⑿。

  當陳思梵站在門口和慕天風說話時,一輛白牌軍用吉普車快速開了過來,停在了慕家別墅門口。

  “將軍,請你和我回戰區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