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情人愛我
情人愛我

情人愛我

我一直都想把自己的女友和別人分享。但想了很久,還是不下得了決心。于是我瞞著女友,又找了1個情人。

這個情人,30歲,離異自己生活。105斤,1。68,胸也有點小,不過對我還是死心塌地,外表很冷漠。除了和情人做愛外,我還在想怎么說服她一起3P4P或者更多。雖然她知道我的人生不會以她為中心,畢竟除了她我還有另1個我深愛的女人。最后也許我們會分開。但現在她愿意和我在一起。至少暫時愿意。在和她一起幾個月后。我開始慢慢實施我的計劃了。

  熱情的夏季到來了,我和她在一間旅館里做完愛。這時也是晚上了。她讓我送她回家。我陪她走在陰暗的街道上,我牽著她。她今天心情很好,她問我:

  「喜歡和我在一起嗎?」我回答:「當然。如果不喜歡怎么會經常和你見面?」她說:「那以后呢?會一直在一起嗎?」我回答:「不知道。順其自然吧!顾终f:「你不準離開我!刮艺f:「好了,不說這些了!梗ㄎ也幌胍恢奔m纏在這個問題上,本來也說不清楚的事。不必多說。)我告訴她「我很喜歡你,只要我們在一起,我會對你好的。你要什么我都給你買,只要我買得起。不過你要聽話。

  不要打擾我的生活。我有有空就會約你!杆卮穑骸怪懒,你怕你的女朋友知道吧?放心我知道該怎么做。我很聽話!傅剿覙窍潞,我告訴她下次出來,給她看點刺激的東西。刺激下性愛。她微笑著答應后和我擁吻回家去了。

  我回到家下載了幾部多P的AV在筆記本電腦上。

  周末下午我告訴女友,我要去一個朋友家。星期一才回家。出門后我打電話給我的情人,約她到離市區較遠的一個酒店見面。一邊打電話,一邊充充上車。

  坐了1個半小時的車,到達目的地。我開好房后,打電話把房號告訴她。說完,我打開了筆記本電腦。欣賞著多P的AV。等了很久她都沒到,打了幾個電話催她。

  半個對小時后她到了。穿著紫色的連衣裙擋住了1半大腿,沒穿絲襪。今天的妝很漂亮。我迎她進門后,抱著她做到床上,一起看。沒看到一分鐘,我就開始撫摩她的胸。扶她到窗邊,讓她爬在窗前,我脫掉她的內褲,開始舔他的穴。

 。ú贿^窗外是山,基本沒人。)她開始呻吟。我起身插入?焖俚纳湓诹死锩。

  她問我:「怎么這么快?」我說:「看了這些電影,比較興奮!顾D身雙手提著裙子往廁所走,我拉住她的手。我說:「陪我坐坐!刮铱吹骄毫袅诵┏鰜。

  她用紙墊在穴上,坐在了床角。我說:「在窗邊做愛怎么樣?是不是很刺激?」她說:「外面又沒人!刮铱粗鵁赡焕锒啵械漠嬅,問:「這部電影好看嗎?是不是很沖動?」她笑著回答:「呵呵,是很興奮。這么多人,這個女的受得了嗎?

  「我笑了笑:」你看這女的多享受,怎么會受不了?我們好久也找幾個試試?

  「她抱著我說:」你舍得嗎?「我馬上回答:」是有點舍不得!福ㄓ蟹N很莫名其妙的感覺,不知道是好是壞。)我轉移話題:」我們出去逛逛,順便吧晚飯吃了!杆f:「那我去洗洗吧!刮艺f:「干脆開干凈后,就這樣出去吧!顾鏌o表情的說:「萬一精液留出來怎么辦?」我說:「留出來我幫你舔了!梗ㄍ耆情_玩笑。我才不會舔。)她還是不愿意。我又說:「我們出去買條內褲把。

  聽話!杆裁炊紱]說,蹲下用紙處理精液。然后起身放下裙子整理了1下,望下看了看。說:」走吧!肝覀兂鲩T走在一條陳舊的街道上。找了1家很普通的餐館吃飯。吃飯的時候,我問她:「不穿內褲出門,感覺怎么樣?」她很冷靜的告訴我:「精液已經留出來了,你是不是要舔干凈?」我說:「來吧,我幫你舔!怪車覀兺膺有2桌人在吃飯。她沒什么表情,自己吃著飯。過了一會,我看見她拿了1張紙,手就伸到下面去了。估計是處理精液。吃完飯后,她起身。我看見她屁股后面的裙子濕了1小塊。

  她拉著我迅速的回到了住的地方。關上門,就脫了衣服。把濕的地方簡單的清洗了一下后,把裙子放在了椅子上。我也脫了衣服,繼續看AV。我抱著她,看著AV里的白虎女優。我說:「把陰毛剃了吧,我舔的時候方便些。不然老是吃到毛,很不舒服!顾f:「難道你帶了刮胡刀的?」我也覺得很奇怪,管刮胡刀什么事?我只是隨便問問。我直接問她:「剃了,可以嗎?」她說:「隨便你嘛!刮疫叴┮路呎f:「那你先看會電影。我出去下!刮页鋈プ吡撕镁貌刨I了支脫毛膏;貋砗髱退幚砹岁幟。匆匆和她做了1次。就睡覺了。第2天我先醒了,我坐在床邊,點了根煙。我在想昨天的的一切好像都很順利。她還比較順從。我出去買了點零食和啤酒;貋砗蠼行阉。一起吃零食,我喝了幾罐啤酒。借著酒性我問她:「喜歡很多男人和你一起做愛嗎?

  「她沒理我。自己吃東西。過了會她喝了一大口酒問我:」如果我和很多男人一起做過,你還會要我嗎?或者說,我不答應你。你就不和我在一起了!肝医忉專骸刮蚁雽で笠稽c刺激。不管怎么樣我都要你。我也怕你厭倦和我做愛!杆f:」你覺得我該怎么做?我也希望你開心,不過有些錯犯了,以后都彌補不回來了。

  「我沒說話。過了幾分鐘她說:」你會不會因為刺激,以后多點時間和我在一起?

  「我說:」是!福ū緛砭褪,那個男人會說不?)她也沒答應我,只是說隨便我安排,只要我開心。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