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蹂躪母子
蹂躪母子

蹂躪母子

早上7點家里電話就響了,我睡眼朦朧的接了起來不客氣的吼道:誰啊大清早的不讓人睡覺!接著電話里比我更大的聲音吼了出來,草擬嗎的龜兒子,敢吼老子,我看你是欠揍了,我一聽激靈一下睡意全無怎么是劉虎這個惡魔。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是您啊,我陪著笑臉說道,行了別廢話了,你媽呢?!她還在誰家呢,去叫她來接電話好的,您等下啊。

  我趕緊去叫媽媽,媽媽一聽是劉虎的電話瞬間就精神了,三步兩步跑去接電話,看的我一陣心塞,媽媽接爸爸的電話都從來沒有過這樣。

  喂!主人爸爸早安呀,騷女兒給您請安啦,嗯嗯,真乖,小騷逼昨天睡得怎么樣啊,夢里有沒有夢到爸爸的大雞吧?

  哎呀,討厭啦,當然夢到了啦。嗯,這就對了,上班后到天臺來找我,有好東西給你。什么好東西?媽媽好奇的問道。來了就知道了,就穿職業裝吧,不許穿內褲,穿正常的黑絲襪就行。帶一條長筒的放包包里。好噠,女兒知道啦,一定讓主人爸爸滿意。

  媽媽嗲嗲的和劉虎撒嬌聽得我血脈噴張,最近我發現我的幾把莫名其妙的優點變小,但是一有點刺激就硬,一想到媽媽一會又要被劉虎玩弄,幻想著劉虎的大雞吧插進媽媽的小穴更是漲的不行,可是又要去上學忍到回來肯定非常難受,我眼珠一轉,計上心頭。

  阿嚏!阿嚏,咳咳咳,提溜洗了洗鼻子,媽媽我好像感冒了,頭暈的厲害,說著我還晃了晃。小龍怎么搞得,怎么回感冒呢?可能是昨天沖涼沖得,阿嚏說著我又開始假裝咳嗽,在加上我臉漲得有點紅,除非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否則肯定會相信的,媽媽一看我的狀態好像挺嚴重。

  要不要緊啊,媽媽帶你去醫院吧,打針能好的快點。不用了媽媽,我吃點藥在家休息休息就行了。

  真不要緊?真的沒事媽媽。那好吧,茶幾的抽屜里有xx素XX感冒膠囊,你吃點一會媽媽和你班主任說一下。好的媽媽,我又躺在了沙發上。

  時間不大媽媽收拾好了,媽媽把頭發挽起來,上身穿著白襯衫,黑色職業套裝,下身穿著黑色絲襪,踩著黑色高跟鞋?磱寢尩难b束我憋得更難受。臉色比剛才還紅。媽媽給我弄了早餐變要出門了,出門之前叮囑我感覺加重一定要打電話給她。知道了,知道了,您快去吧別遲到了。我催促道,這孩子,媽媽搖了搖頭上班去了。

  聽著媽媽的高跟鞋消失在樓道我迫不及待的跑到衛生間,真好,媽媽昨天穿的那條絲襪還沒洗,我趕緊拿出來,一圈一圈的纏在我的小幾把上,哦,感受這絲襪磨過龜頭我不覺的呻吟出聲音。有來到鞋柜拿出一雙黑色的漆皮高跟鞋用力的聞,除了皮革的問道還有媽媽淡淡的香味。不知道為什么我的腦袋里竟然出現了我跪在媽媽面前,媽媽穿著這雙高跟鞋踩我小幾把,幻想著我捧著媽媽的絲襪腳又聞又舔,有了這個想法感覺幾把漲得更厲害了,我一邊擼一邊用絲襪摩擦,在聞高跟鞋爽的不行,感覺從來沒有這么爽過,摩擦了幾分鐘再快速的擼一會。!哦!射了好多啊,爽!要是真能實現該多好啊,反正時間有的是,今天我可以慢慢玩?粗鴭寢尩囊鹿裎一孟氲,我要是穿上這些在幻想是不是會更過癮呢,說干就干,我挑了一條黑色透明小內褲慢慢的穿了上去,龜頭摩擦這絲質的內褲果然很刺激啊,我又拿出了一條黑色蕾絲長筒襪,這條襪子大腿根部是蕾絲花邊的我穿了上去。嗯,難怪都喜歡絲襪,這玩意摸著爽,穿上更舒服啊。我又拿出一條絲襪把小幾把緊緊地綁了起來,回到客廳把那雙高跟鞋放在沙發前,幻想著媽媽穿著她,而我跪在面前一抬頭就能隱隱看見媽媽的裙底,越幻想越興奮,我又拿出劉虎給媽媽用的項圈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在屋子里爬,幻想著媽媽在前面牽著我,而我在后面看著媽媽的黑絲美腿,好興奮啊。沉迷幻想無法自拔;ㄩ_兩邊個表一家媽媽按著劉虎的吩咐直接來到了天臺,一看劉虎正坐在那笑瞇瞇的看著她。媽媽款款的走到了劉虎面前慢慢的跪了下去,解開了劉虎的褲腰帶掏出大雞吧,輕輕的親了一下,性奴女兒給主人爸爸請安,媽媽斜著眼睛挑逗的的看著劉虎,真乖,小騷逼越來越騷了呢,劉虎說著微微一挺屁股,媽媽會以的開始給劉虎口交,媽媽伸出舌頭從下舔到上,在把如鵝蛋大小的龜頭含進去,用柔軟的口腔摩擦。

  劉虎享受著美女老師的服務,輕輕的撫摸媽媽的頭發,這種感覺用一個形容就是爽,不論是身體上,還是心理上。

  享受了一會,劉虎扶起了媽媽,來小掃貨給爸爸稀罕稀罕,媽媽順勢倒在劉虎的懷里,爸爸,人家和你說個事。怎么啦?劉虎問道,小龍感冒了,好想挺嚴重的,我要帶他去醫院也不干。哦?病了啊,這樣吧好歹我也是那龜兒子的爸爸啊,咱倆回去看看吧,你不是下午才有兩節課嗎?是啊,下午第一堂和第二堂。

  那你去請個假,我無所謂,我在校門口等你。好噠主人爸爸你真好,沒什么,沖著你我也得去看看不是。來先給我檢查檢查,說著劉虎掀起了媽媽的裙子一看,果然絲襪里面看的到貞操帶,一看媽媽的腰部被貞操帶磨得紅紅的,小騷貨,帶這個東西不舒服吧。

  是啊爸爸,摸得人家好痛呢。嗯那就不帶了,說著劉虎拔下了媽媽的絲襪解開了貞操鎖。謝謝主人爸爸,媽媽主動獻上了香吻。好了去請假吧我們回去看看龜兒子。

  此時的我正沉迷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穿著絲襪內褲在家里玩的正嗨,正在這時門開了,媽媽目瞪口呆的站在門口,小龍,你,你怎么能干這種事。

  媽媽我,我你怎么回來了,我不知所措的問道。真是變態的龜兒子啊居然有這種癖好,你說,你這么干多久了。劉虎在旁邊問道我,我就這一次,媽媽,我錯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您就原諒我這一次吧。說著我求助似的的看向劉虎。

  這樣也好,既然這龜兒子有這個癖好就滿足他,總憋著也不是個事,乖女兒以后你多了一個變態的妹妹好不好啊,劉虎摟著媽媽說道。

  這,好吧,既然爸爸喜歡女兒也喜歡,媽媽獻媚的說道。嗯,這才乖嘛,不過這樣不行,的需要點東西看住這龜兒子,省的老子不在的時候這龜兒子干點什么出格的事情,等我一會,說著劉虎出門去了,時間不大,劉虎回來了提著一個黑色塑料袋。

  有這個才配的上這個龜兒子嘛,劉虎打開塑料袋,里面是一個居然是一個男用貞操鎖,不過是非常小的那種,中間還有一個管子。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滾過來,龜兒子,我磨磨蹭蹭的走到劉虎面前,劉虎把我的雙手綁住了背后,又把我的雙腿綁成M型,因為害怕,我本來就很小的幾把縮成一小團,劉虎在手上抹了點潤滑液,又在我的鬼頭上涂了一點,拿起那根管子插進了我馬眼,一股鉆心的疼痛襲來,我不停的求饒,虎哥,虎爺,饒了我吧,太疼了,閉嘴,劉虎不耐煩的拿起我剛才射了一下靜夜的絲襪塞進了我的嘴里,又用膠布封了起來,我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劉虎把那根管子塞進我的馬眼又把一個鋼圈套在了我的睪丸后面,又把我的小幾把裝進了那個小碗一樣的東西那個管子正好卡在中間的小洞里面,劉虎又拿了一把小鋼索咔的一下鎖了上去,我被痛的眼淚直流。

  這樣就好了,以后他想手淫也都不行了。劉虎很滿意自己的作品,疼痛感過去以后我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硬不起來,中間還插著導尿管感覺特奇怪,甚至要有一種隱隱的快感。我不禁想到,難道我天生就真么變態就這么淫蕩?

  好了乖女兒,給你這個小幾把妹妹好好打扮一下,讓我看看。是,主人爸爸,說著媽媽放開了我,拉著我進了臥室,我心里竟然有一些期待,因為沒有假發,媽媽只好拿出了那只狗頭套,我求助媽媽似的說道,媽媽,我不帶行不行啊,乖孩子,你要是不帶劉虎不定怎么折磨你呢,乖,聽話。媽媽一邊是說一邊把頭套給我套上,由于我的身高和媽媽差不多,媽媽的衣服我居然都可以穿,媽媽給我穿了一套她前幾天穿的JK制服,有給我穿了一條白色絲質小內褲,又給我穿了一條肉色連褲襪,腿上還穿了一條過膝的黑色大腿根又兩道杠的學生襪,我照照鏡子,發現我的身材居然挺好,這絲襪腿看的自己都要硬了,可以被鎖在籠子里的幾把根本硬不起來,想摸摸又摸不到,心里癢癢的又摸不到感覺好難受,媽媽給我穿好衣服來到劉虎面前。

  哎呀,不錯啊,沒想到你身材不錯嘛,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小幾把女兒了,嘿嘿,不錯不錯,劉虎猥瑣的笑道。一看時間已經12點多了,一想到媽媽下午還有課,劉虎說道,乖女兒你準備上班去吧,我下午調教調教你這個小幾把妹妹。我一聽,心里既害怕又興奮,不得不說這一上午,我感覺好像過了很久似的,其實只有幾個小時而已。媽媽看著跪在劉虎面前的兒子,可能以后要叫妹妹了,無奈的嘆了口氣上班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