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海邊騷婦
海邊騷婦

海邊騷婦

最近老公出差回來了,他的工作就要四處出差,經常去東北,最近段時間是今年和他在一起時間最長的日子了。

  我們哪里都沒去,每天不是看電視,就是逛商場。過完節,他又去南方了,說要一個月。

  也許是剛聚了幾天就分開的緣故,感覺很強烈,于是自己就去廣州旅游了。

  消遣下……

  去廣州的飛機空了許多,到了那里才酒店里面人也不多,也許是因為不是節日的緣故吧。

  我怕被太陽曬黑了,白天就在房間里睡了一天,晚上才出去瞎逛。出了酒店才知道我住的地方只有酒店,啥也沒有,要去市里,打車要100多,真的好遠。

  問了司機后,去了他推薦的一家酒吧,據說是廣州最熱鬧的地方,而且老外多。到了那里一看,卻發現也不過如此,老外稍微多一些。

  酒吧里面似乎就只有我一個單身的女孩,我那天穿了件白色的吊帶裙,黑高跟涼鞋,和往常一樣,我不愛帶胸罩,內褲還是穿了,丁褲。

  時間久了讓我感到很無聊,人不少,大部分是老外,我喝了兩杯啤酒,就已經有了點感覺,有一對老外在跳舞,我就走了上去,也晃了起來,音樂不是我喜歡的那種,節奏太快了,一會我就下來了。

  這時走來一個很黑很高的老外,坐到我對面,用很蹩腳的漢語說請我喝酒。

  我很大方的就接受了。他一直用那種很直接的眼神看著我,可能發現我沒有男伴,感覺很放心,很大膽了。

  喝了三四杯后,他拉我和他跳舞,我卻沒拒絕。放的依舊還是那種很強烈的音樂,我還是跟不上,他用手抱起我的腰帶動我狠狠的晃,用他的下面很猛地頂著我,隔著很薄的裙子我感覺他的小弟弟很粗,并且也硬了,估計也好長。

  在酒精音樂和他的刺激下,我也摟緊了他的脖子,用下面的扭動配合他的小弟弟磨了起來。我聞到很濃烈的酒味,熱辣的嘴在我的臉上狂吻,我努力躲開了,那嘴卻又向我的脖子和胸進攻。沒帶胸罩的咪咪被他的臉摩擦著早就挺了起來,他用嘴狠很地吸我的乳頭,好刺激!

  他用手抱著我的屁股把我抱了起來,順勢我就兩腿分開跨在他腰上,依舊用下面的小妹妹隔著底褲和裙子狠狠磨著他的小弟弟。屁屁被他抱著狂嗨,感覺又粗又硬的東西隔著薄薄的裙子用力頂著,感覺好像都要頂了進來,由于我穿的是丁字內褲,感覺就和真做差不多了。

  幾分種后,音樂節奏變了下,我清醒了一點,從他身上掙扎著,用力推開吧,他的小弟弟已經穿過丁褲頂在我的小肉球上。

  跑出門,打的回酒店了,到了房間,就打電話給我廣州的朋友,問他啥時候過來。我估計他是不會來了,氣得倒頭就睡。

  也許是受了刺激,一晚上春夢不斷,都是夢到那很粗很硬的東西插我,早上五點就醒了,下面還是濕的。在床上自己用手嗨,還是依舊沒太盡興。

  看外面天剛亮,估計沒太陽,就挑了套比基尼的泳衣下去了,那套泳衣是那種很露的,上面就兩小片布蓋前面的咪咪,下面就是一片小布蓋前面,屁股都露的那種,賣的時候店老板還說這種泳衣沒人敢穿的呢。我就這樣穿著,外面套了件全透明的睡衣,光著腳從房間到電梯,竄過大堂,一直走到海邊。早上酒店里也沒啥人,就大堂的服務生眼睛瞪大了看著我走出去。

  有一絲微光的海邊,像一個熟睡的少女一樣迷人,海天一色,沒有人的喧鬧,靜靜的天地間只有海水拍打的聲音,空曠得沒有一絲人間的氣息,只有我這一團火熱的肉體和狂燥的欲念在海天間翻滾。

  我本能的脫下了睡衣,脫掉了不能再小的小布片,一絲不掛地向大海中慢慢走去。冰涼的海水刺激著我,我內心的火焰好象并未隨著體溫的降低有所回落。

  我向遠處游去,看著天空慢慢亮了起來,我回頭看去,好像岸邊有人了,我趕緊往回游。

  近岸邊才看清是一對早起的小情人,也來看海上日出的。海水拍打著我,我晃晃悠悠在水里站起來,朝岸上走去,那對情人用詫異的目光一直看著我,我朝他們揮了揮手,很自然的走上去穿起了我的小布片。我躺在了沙灘上,看著天空越來越亮,耳旁還可以聽見他們嬉戲打鬧的聲音,也許是我的裸體刺激了他們,很快他們就在我邊上演起親熱的戲來。

  初升的太陽很快溫暖了我,心頭的欲火又被刺激起來了。在這天地間,我用我的手指想象著那粗大堅硬的感覺,盡情地插弄著我的私處,另一只手想象著扎人火熱的嘴狂揉著我的咪咪,一邊聽著海水的拍打聲,一邊想象著肉體的瘋狂,一邊感覺著刺激帶來身體的快感,我大聲的呻嚀起來,兩腿用力地撐開,盡情感受著肉體的刺激。

  當我從沙灘上起來時,發現天空是如此的寧靜,只有一個帶著清晨的露水和滿身沙子的幾乎全裸的女人,慢慢地向酒店的客房走去,太陽照在她身后幾個滿臉驚奇和興奮的游客身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