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我來照顧她
我來照顧她

我來照顧她

我有個好朋友阿俊,在做了爸爸之后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平時朋友聚會不怎么參加了,生活的重心集中在了工作與家庭。


  有一天,他突然打電話給我,叫我一起去喝點。我有些奇怪,但也還是去了。就我們倆,喝酒的時候他告訴我他們公司要擴大規模,要去臨市發展一個分公司。他們領導找他私下里談話,詢問他有沒有去那邊發展的意向。雖然是新公司,但也是他一個不錯的機會。他考慮了好幾天,一直拿不住主意,讓我幫他參考下。我問他夢潔是什么想法,他說夢潔都聽他的。我幫他分析著他現在面臨的問題,女兒還沒滿一周歲,去過去了家里只留下夢潔她們母女倆。但是不去的話會丟掉一個很好的發展機會。其實去與不去都在于他自己。他不吭聲,倆人就這么喝著酒,到后來基本上都是他在喝,我看著他喝。


  第二天,他打了個電話給我,說已經決定去臨市了,夢潔也很支持他。他給領導回復了去臨市的事,領導讓他盡快出發。然后當天晚上我們幾個朋友在一起吃了頓飯,他帶著夢潔和他女兒。酒桌上他挨個敬了酒,然后囑托我們幫忙照顧夢潔和他女兒。第三天,他就走了。


  走了之后,我們也經常保持聯系。因為我家和他家很近,便時不時的去竄個門,幫些我能幫上的忙。


  阿俊差不多一個月回來一次,有時候忙了兩個月回來一次。聽他說臨市的公司發展的不錯,他在臨市的公司是一把手。唯一的缺憾就是回家不方便。


  他每次回來的時候都會喊我去他家吃飯,有時候我喝多了便會留宿在他們家。半夜里能聽到隔壁激烈的啪啪聲和夢潔的呻吟。


  直到兩年多以后,記得是一個炎熱下午,我去他們家竄門......我站在門口,按了好多下門鈴夢潔才開門。開了門之后看了看我便轉身回去。我發現她眼睛紅紅的好像剛哭過,便問她“夢潔,發生了什么?怎么哭了?”


  她沒有回答我,只是坐在沙發的一角抽噎著。我看的心急,“夢潔,是不是誰欺負你了?還是一個人帶孩子太累了?”我不說還好,一說她哭得更兇了。


  這會她女兒已經三歲了,讓阿俊的媽媽帶著沒在家。


  我從桌上抽了幾張紙巾遞給她,“要不我打個電話給阿俊,讓他回來看看你?”說著便想拿手機。她拉住我,一雙哭紅的眼睛看著我,“別打!比缓笥窒萑肓顺聊。我手足無措,只能呆坐在那不知道該怎么辦,看著她一抽一抽的留著眼淚,遞過幾張紙巾,看著她原本漂亮的眼睛哭得腫起,感覺好心疼。


  天開始暗下來了,她站起身揉了揉哭腫的眼睛!鞍⒊,我去做飯,你留下來吃點吧?陪我喝點酒!蔽掖饝,因為我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



  做完飯她從廚房里拿出一壇他們家自己泡的楊梅酒回到座位上坐下。


  我們面對面坐著,她先給我倒了酒,又給自己倒了一碗。


  “夢潔,到底發生了什么。我認識你這么久從來沒見你哭過!蔽覇査。


  她沒回答我,端起碗和我碰了下杯,舉頭就干了。這可是楊梅酒,用高度白酒泡楊梅泡出來的。我想拉住她,她一躲,碗里的酒晃動了一下,從她的嘴角流了下來滴在她衣服胸口位置。我這才發現她穿著是一件寬松睡衣。進門的時候因為發現她在哭沒有仔細看,類似加長T恤的那種睡衣。


  她干了酒,看著我“阿晨,我都喝完了,你也喝啊!


  “嗯!蔽铱戳丝此难劬,仰頭也干了一碗酒。她繼續倒酒,“夢潔,少喝點,喝這么多傷身體!


  還是沉默,她沒有吭聲,拿起酒又繼續跟我碰。兩碗酒下肚,我也有些受不了。因為喝太快,胃一時接受不了。更別說夢潔了,我看她喝的時候停頓了幾下,但還是努力的咽下去。喝完之后,又去拿酒壇子。


  “好了夢潔,別喝了。到底怎么了?”我按住她的手,我很心急,因為不知道夢潔到底怎么了。這么喝下去是個男人也受不了。


  夢潔這才抬起頭用一只手撐住頭,歪著頭看著我和我對視,“我漂亮么?”


  “漂亮啊,你是我見過最有味道的女人!為什么這么問?”我很肯定的回答她,卻有奇怪她為什么這么問我。


  “漂亮?最有味道的女人?那為什么他要去外面找女人!他已經好幾個月沒回家了知道么?總是推脫工作忙,其實是在外面有了女人!”突然,她站起來雙手撐著餐桌,傾著身子很激動的問我,眼淚瞬間奪眶而出。


  “夢潔,你先別激動!蔽乙舱酒鹕,雙手扶住她的肩!暗降装l生了什么,你是在說阿俊嗎?”


  “除了他還能是誰,我還能為誰哭成這樣?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他為什么這么對我......”她緩緩的坐下,雙手捂面開始哭泣。


  我一時間不知所措,只能安慰她:“不會的,肯定是弄錯了。阿俊這么老實的人,怎么會在外面找女人!


  “我都聽到了,我給他打電話的時候都聽到了,旁邊有女人在叫床,還問他是誰,這怎么會弄錯。我問他是誰他還掛我電話!”她帶著哭腔,抽泣著。


  我也沉默了,都這樣了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皦魸,等你明天冷靜了打個電話給阿俊,給他個解釋的機會吧。也可能是你聽錯了!



  過了會,她抬起頭看了看我,“阿晨,再陪我喝點!


  “嗯,但答應我不要喝太多了!


  “好!彼闷鹁平o自己倒了些,又給我倒上。


  “阿晨,你覺得我是你見過最有味道的女人?”夢潔和我碰了下杯,喝了一口望著我問我!鞍?”我尷尬了,剛才好像是有說過這么一句話。


  她看著我自嘲的笑了笑,“那你當初怎么不早點認識我?如果早知道阿俊會變成這樣,還不如嫁給你,你比阿俊老實多了!蔽也恢涝撛趺椿卮鹚,在那次浴室夢潔幫我吹喇叭之后,我找過幾個女朋友,也上過床,但最后都分了。沒有女人的時候要不就自己解決,要不就去會所找小姐。雖然不壞,應該跟老實也沾不上邊吧。


  “你現在有想結婚的對象了么?我記得那會和你聊天,你說沒有找到讓你有結婚沖動的女人?”


  “還沒,找過幾個,分了!蔽一卮,然后端起杯子和夢潔碰下,抿了一口。


  “如果我沒和阿俊結婚,沒有生寶寶!彼ь^看著我,“你會和我結婚么?”我愣了一下,低下頭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口,“夢潔,你喝多了。這種話怎么能亂說!


  “有什么不能說的,我結婚那天晚上你還拿雞巴捅人家嘴呢!眽魸嵧蝗粊砹诉@么一句,我抬頭看了看她,“夢潔,你真喝多了,那天是我不對。對不起!


  “好了阿晨,這些日子多虧你照顧,我一個女人家的沒個男人還真是沒法過!彼酒鹕,走到我身邊坐下,頭靠在我肩膀!澳阒烂,當初追我的男人有好幾個,有長得比阿俊帥的,也有比阿俊有錢的。但是我還是看上阿俊,覺得他人善良。只是沒想到從他去外面工作之后人就變了,剛去那會還每個月都回家,回來就會瘋狂的跟我做愛。慢慢的他回家的次數少了,有時候幾個月回來一次。直到昨天晚上我打電話給他,想問他這個月休息的時候回不回家。他說話的時候喘著氣,還能聽到旁邊有女人的呻吟聲,那女人問他是誰這么晚打電話。我質問他是誰在他旁邊,他和我說他有事就把我電話掛了。我想不通,既然在外面找女人,他干脆就不接我電話就好了,為什么要被我發現?或者說他是故意想給我聽女人的叫床聲,讓我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


  我轉過頭看著靠著我肩膀的女人,這是我朋友的老婆,她卻靠著老公朋友的肩膀和老公的朋友訴說自己老公出軌的事。


  淡淡的香味充滿了我的嗅覺,我深深吸了幾口。這時,我的眼神呆滯了一下。因為夢潔縮著身體靠著我,衣領又很寬松。我看到了她的乳房,她沒穿文胸。奶子比幾年前大了好多,又大又白。還能微微看到點深紅色的乳暈。我感覺到體內的血液開始流動,陰莖也開始充血,一下一下的跳動。



  “阿晨,我好累,我一個人撐不下去了......”夢潔自顧自的說著?次覜]反應便抬起頭看了看我,又順著我的視線發現了我正在看著她的胸目不轉睛!昂每疵?大不大?”


  “嗯,好看,又白又大!蔽液茼樋诘恼f出了心里話,然后驚懼的反應過來!安皇,夢潔,我不是故意偷看的!


  “沒事,你早就看過不是么,摸都摸過了看看能有什么!彼囊暰緩緩下移,看到了我下體支起的帳篷。


  “你看,你的寶貝反應好大,還想看么?”夢潔笑著看著我,我呆呆的望著她沒有回答。


  她站起身,雙手拉住睡衣下擺,緩緩用力往上拉,開始脫衣服。我的視線便從下往上觀賞著她的身體。


  她穿著雙人字拖,粉嫩的腳趾,溫潤白皙修長的美腿,穿著黑色蕾絲內褲,能隱約看到那黑乎乎的森林。腹部位置有些淡淡的妊辰紋,蠻腰上沒有一絲贅肉。渾圓的胸部挺立著,并沒有因為哺乳而下垂,乳暈的顏色比以前看到的那次深了一些。精致的鎖骨,修長的玉頸。


  “夢潔,你好美!蔽铱滟潐魸。她脫了衣服之后抬起一只腳從我腿上跨過,緩緩坐下,我能感覺到堅挺的雞巴被她的私處壓住!敖o你看哦,你想親也可以!眽魸嵖粗业难劬,眼神里散發著嫵媚。


  “夢潔......我......”“好了,別說話!彼斐鍪謮鹤∥业念^往她的乳頭上湊!疤蛭!


  我猶豫了一下,伸手環抱住她的蠻腰,并伸出舌頭舔弄她的乳頭。轉圈,撥弄,吸吮,有時候還輕咬幾下,一只手撥弄她另一個乳頭。


  “嘶......啊......啊......”夢潔仰起頭發出著淡淡的呻吟,乳頭漸漸挺立,翹臀緩緩挺動,私處在我雞巴上隔著褲子摩擦。


  “哈啊......哈啊......”隨著她越來越急促的喘息,臀部挺動的節奏也越來越快。


  “阿晨......啊......阿晨......我要來了......要高潮了......”這時,她用力的按住我的頭,把我按在她的胸口。同時雙腿用力微微站起,身子顫抖,屁股還在有節奏的挺動,一串水滴從內褲滲出滴在了我的腿上......夢潔潮吹了......她低下頭,眼神迷離的看著我“吻我!比缓蟊懵拷,嘴唇相觸。臀部又開始挺動.....過來會,我讓她抱緊我,然后雙手松開她的腰,從她兩個腿彎出穿過,將她抱起,走向原本屬于她和阿俊的床......墻上還掛著他們的婚紗照,我將她輕輕放在床上,趴在她身上,親吻她的嘴,然后緩緩下移......下巴......脖子......鎖骨......在乳頭上停頓了一會,然后繼續......肚子......小腹......大腿......膝蓋......小腿......然后雙手托著她的腳,開始親吻她的腳背,接著腳跟......腳底......指縫......指頭......張開嘴將腳趾吞入吮吸。



  夢潔閉著眼睛不斷發出呻吟,一只手正伸入內褲扣弄著自己的小穴。


  我拉住她內褲的兩側微微用力,將它緩緩褪下。終于,夢潔一絲不掛的呈現在我的面前。她抬起頭看著我,兩頰緋紅,一手擋住自己的嘴,一手擋住小穴,有些害羞。我沖她笑了一笑,伸出舌頭在她的手上滑撥了幾下然后將手拉開。


  夢潔的陰毛不長,應該經常在打理,此時陰蒂微微凸起,陰唇有點發黑,正在流出一些晶瑩的液體。我低頭伸舌開始舔逗她的陰蒂。


  “啊哈......啊哈......”夢潔一只抓著枕頭,伸出另一只手撫摸我的頭發。我的每一次舔動都會引起她的顫栗;瑒又囝^緩緩下移到她的陰唇,上下撩撥舔弄,時不時用舌頭頂入小穴,又時不時張嘴吸入她的陰唇,品嘗她的愛液。


  隨著一股愛液的涌出,夢潔死死的按住我的頭,抬起臀部頂住,一陣顫抖以后,就在我巧舌下失守,又一次交出了她的高潮。


  我起身脫去衣褲,將雞巴湊近她的嘴!皦魸,到我了哦,讓我也爽爽!


  她嫵媚的瞪了我一眼,便開始吞吐我的雞巴,我也伸手扣弄她的小穴。她隨著我扣弄的節奏發出一陣陣呻吟。


  “嗯......嗯......阿晨,我要......”她停下來望著我,“快把你的大家伙塞進來!


  “叫聲老公聽聽!蔽倚Σ[瞇的看著她,故意逗弄她。


  “老公~~”她嬌媚的喊著,“阿晨~快點嘛~~人家受不了了,小穴好癢,快用你的大雞巴來幫我止癢~~”



  我直起身,在她的兩腿間跪坐下,將雞巴湊近她小穴,在上面來回摩擦就是不插入,小穴不短的滲出滑溜溜的愛液。


  “啊......啊.......快給我......阿晨好老公......快來插我......”“小騷貨......原來我們夢潔這么騷......”我淫蕩的笑著。


  “嗯......啊......阿晨說的對......啊......夢潔就是小騷貨......小騷貨要阿晨的大雞巴......快進來......”夢潔挺動她的屁股,在我挑逗下求饒。


  我將龜頭對準小穴,緩緩塞入。


  “啊哈......”隨著我的插入,夢潔深深的吐出一口氣。


  我緩緩拔出,又猛地用力,雞巴齊根沒入!鞍!”夢潔驚叫了一聲,睜開她嫵媚的眼睛看著我,伸手拍打了一下我的腿!坝憛......大雞巴好大啊......插的好深......都要頂到子宮了......一點準備都不給人家......慢一點嘛......!


  我嘿嘿一笑,便繼續抽插,時快時慢,時深時淺......“啪嗒...啪嗒...啪嗒...”


  “啊......啊.......好舒服......啊......”夢潔隨著我的節奏不斷呻吟。


  “啊......好爽......老公好厲害......用力......用力插我......深一點......啊......要高潮了......老公......快......啊......快送我上去......啊啊......”夢潔抬頭死死的頂住枕頭,雙手抓著床單,身體一陣顫抖。我將雞巴猛地抽出,塞入兩根手指,快速攪動......“啊啊啊啊啊啊......”夢潔顫抖的幅度更大,從頭到腳都在抖動,接著,尿道口噴出一串液體,四散飛濺。


  我將手指抽出,看著夢潔顫抖了好一會。


  “阿晨,你好厲害哦,人家還要,再來嘛~~”等她回過神來,拉住我的手嬌羞的說著。


  “你翻過來跪著,我想從后面插你!蔽倚χ粗鴫魸,摸了摸她的大奶子。


  見她翻過身子,撅起屁股我便提槍插入。房間里回蕩著“啪啪啪......”的聲響和夢潔淫蕩的呻吟聲......我們不斷的變換著姿勢和花樣,夢潔也十分投入的配合著我。她說她最喜歡騎在我身上的姿勢,這個姿勢我的雞巴能頂到她小穴的最深處,也是這個姿勢讓她達到了好幾個高潮。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之后,我也到達了高潮。抽出雞巴塞進夢潔的嘴里將我的精華射入她誘人的櫻桃小嘴。


  我躺在屬于阿俊的床上,一手摟著阿俊的老婆,另一只手拿著一支點燃的香煙。望著墻上掛著的阿俊和夢潔的婚紗照出神。照片中的阿俊看著我,笑的很燦爛。


  我看向鉆在我懷里休息夢潔,回想起兩年多前阿俊剛要外出工作的時候,囑托我好好關照他的老婆和他的女兒的場景.....我這不就是在幫他照顧老婆么,既然夢潔這么寂寞,我就好好照顧夢潔......抽完那支煙,我俯身親吻夢潔的耳朵,在她耳邊低聲說我還想來一次。她說她不行了,明天再來吧。于是我便抱著她入睡......第三天,我早早的醒啦?粗矍斑在沉睡的美人兒,輕輕起身,分開她的雙腿舔弄她的小穴,在足夠濕潤之后,拿起我每天早上都會充滿活力的長槍,緩緩挺入。


  夢潔被一陣陣的刺激弄醒,嬌媚的說了聲“討厭~一大早就插人家~”便隨著我的抽插發出一陣陣呻吟......

【完】